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特价思无邪汇宝版《姑妄言》24卷电子版PDF 台版

思无邪汇宝版《姑妄言》PDF24卷带批点近百万字台版底本((咨询特价)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出版了《思无邪汇宝》。在第36—45 册中出版了《姑妄言》,作了比较精细的校注。

您能有幸读到此书,是个奇迹!

小说简介编辑

《姑妄言》《姑妄言》
<<姑妄言>>是辽东人曹去晶创作于清代雍正初年的长篇章回小说,但从未见于文献记载。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其残抄本在上海一露鸿爪。六十年代,全抄本在前苏联被发现,但国内学者尚无法看到。九十年代《姑妄言》全刊本在台湾面世,一面世即引起学界轰动。《姑妄言》形式独特,内容丰富详赡、包罗万象,对于研究中国古文学史、文化史、民俗史乃至经济史等等,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在中国本土未见记载、在域外沉睡了一百五十年的《姑妄言》的发现与出版,是中国古典小说研究史上的一件盛事,也是中俄学术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姑妄言》是新发现的手抄孤本小说,作者曹去晶。它的发现与出版引起了世界和中国的注意。有的说它是一部比《金瓶梅》更伟大的中国艳情小说。 用“石破天惊”一词来形容。 该书以瞽妓钱贵和穷书生钟情之间的爱情为主线,展现了与之相关的各层人物生活的画卷。其描写有如惊天地泣鬼神之感。 有的文章指出:就内容而言,《姑妄
清抄本《姑妄言》引文书影清抄本《姑妄言》引文书影
言》一书中的社会性、知识性、想像力与其中对情色的描写,《姑妄言》都绝对可称是传统情色小说的集大成者, 该书中色情描写占用了相当大的篇幅。该书无论在内容上、或思想上,都已远远超过中国文学史上任何版本之艳情小说,即使在今日,我们仍可称其“空前绝后”,实堪为中国文学之异色瑰宝。 在原书的第一回总评说:“此一部书内,忠臣孝子、友兄恭弟、义夫节妇、烈女贞姑、义士仁人、英雄豪杰、清官廉吏、文人墨士、商贾匠役、富翁显宦、剑侠术士、黄冠缁流、仙狐历鬼、苗蛮獠猡、回回巫人、寡妇孤儿、诌父恶兄、逆子孝弟、良朋损友、帮闲梨园、赌贼闲汉、至于淫僧异道、比丘尼、马泊六、坏媒人、滥淫妇、娈童妓女、污官脏吏、凶徒暴客、淫婢恶奴、佣人乞丐、 逆孬巨寇,不可屈指。 世间所有之人,所有之事,无一不备。余阅稗官小说不下千部,未有如此之全者。勿草率翻过,以负作者之心。” 尽管书内有几百次艳情描写,但从中所描写的人物性格,无不活灵活现于作者笔端,其情节事端渊源的交代缜密细致,可谓精细绝伦。
作者曹去晶在全书序中自言:“ 我既以人为妄,而人又以我为妄。盖宇宙之内,彼此无不可以为妄!呜呼!况余之是书,孰不以为妄耶?故不得不名之妄言也! 然妄乎不妄乎?知心者鉴之耳!”
这部奇书有待知心者鉴之,赏之。

发现编辑

《姑妄言》于清朝雍正八年(1730)创作完成,作者自署三韩曹去晶。这部百万言的长篇,有两种手抄本,一为二十四回本,一为六十回本,但当时均未出版,即使在文人圈子里看到《姑妄言》的也相当少。因此,在雍正以后的清代著录中,至今尚未发现有关曹去晶和《姑妄言》的记载。 六十回本的《姑妄言》,残存第四十、四十一回和四十二回的两页,相当于二十四回本的第十八回,且略作删节。
(咨询特价)年,上海优生学会曾以非卖品的形式限量印刷。二十四回本的《姑妄言》 则流入了俄罗斯。 俄罗斯的天文学家斯卡奇科夫(K·I·Skachkov,1821———1883),于道光二十八年至咸丰九年(1849———1859)出使北京,他在北京期间发现了二十四回本《姑妄言》手抄本,予以收购。1867年曾寄存圣彼得堡皇家公共图书馆,后归藏俄罗斯国立图书馆。
(咨询特价)年,俄国汉学家李福清发现了该书并于《亚非民族》杂志发表《中国文学各种目录补遗》一文首度加以著录。1974年,莫斯科东方文学出版社出版A·I·Melnalknis编的《斯卡奇洛夫所藏中国手抄本与地图书录》,比较详细地著录了《姑妄言》。他俩的文章和著录,因当时中国正进行“文化大革命”,未引起国内外的广泛注意。
李福清先生是俄罗斯当代著名汉学家、俄罗斯科学院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是苏联科学院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第一个研究中国文学的学者。应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西方语言文学系邀请,李福清先生于2001年4月21日至5月1日在南开大学讲学,为南开师生做了学术报告。
(咨询特价)年李福清在苏联还发现一前所未见《石头记》抄本,1964年撰文介绍,被红学界定名为“列藏本”。中华书局于1986年影印出版该抄本,李福清撰写了序言,论述了“列藏本”《石头记》的发现及其意义。
李福清查阅了中国著名学者孙楷第编写的《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发现其中没有辑录,最后认定是孤本。中华书局获悉后曾有意出版,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而未实现。1997年,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在《思无邪汇宝》第36-45 册中刊出了《姑妄言》,台湾学者陈益源担任执行主编。
《姑妄言》发现详细经过
(咨询特价)年,前苏联汉学家李福清教授开始调查苏联所藏中国章回小说及俗文学作品版本。这次调查收获颇丰,第一天就发现了东方研究所所藏《石头记》八十回抄本,即著名的“列藏本”《石头记》。接着,李福清教授发现不少俗文学目录未著录的俗文学作品(鼓词、弹词、子弟书、大鼓书等),还有一些章回小说的版本。这些作品,在当时堪称大全的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和日本大冢秀高编的《增补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中,都未见著录。李福清教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在中国文学研究史上意义重大、类似发掘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掘藏工作。随着调查的进展,1964年李福清教授在苏联最大的国家图书馆——列宁图书馆的抄本部门,又意外发现了一部奇特的章回小说——二十四卷全抄本《姑妄言》。
《姑妄言》是怎样的一部书?又是怎么来到俄国的?这更是一段曲折动人的传奇故事。这段传奇故事的动人之处,在于俄国学者收集、保留中国古籍的满腔热忱和严谨的态度。《姑妄言》在中国本土没有得到完整的保存,却完整地保存在域外,这要归功于俄罗斯的科学家康·安·斯卡奇科夫(Skachkov)。
(咨询特价)年,俄罗斯派遣在当时以博学著称的斯卡奇科夫,来到北京的俄罗斯东正教教馆,从事一项在教馆设置天文台的任务。斯卡奇科夫非常珍视这次了解古老的中国文化的机会。他来到北京之后,马上开始学中文并搜集中国书籍。他对书籍的兴趣广泛。为了完成俄罗斯帝国交给他的任务,他购买大量有关天文、地理、水利的著作。除此之外,他还购买文学、宗教、历史、经济、语言、哲学、民族学等诸多领域的书籍,还有各种历史地图。他甚至还购买了有名的一些藏书家如徐松、姚文田、姚之等人的藏书。斯卡奇科夫不但购买当时刊刻出版的书籍,还购买未刊刻的旧抄本。正是由于他对中国书籍兼收并蓄的态度,全抄本《姑妄言》才得以被他购买并保存在俄国,并最终于一百五十年后回归故土,在相关学术领域掀起一阵惊喜的浪潮。
当年,全抄本《姑妄言》与斯卡奇科夫的所有藏书一起运回俄罗斯,在俄国虽几经波折,幸免于流失。1863年,斯卡奇科夫回到俄国之后不久,就想把他收藏的中文书卖给教育部,但教育部不买。他又询问当时俄国唯一的研究东方文化的机构——科学院亚洲博物馆的态度。非常遗憾,尽管当时最有名的汉学家V.P.Vasilev也写信给科学院,证明斯卡奇科夫的一千五百多部中文藏书具有非常宝贵的价值,但科学院限于经费不足,最终,也没有购买。1867年,斯卡奇科夫把他的藏书交付给圣彼得堡皇家公共图书馆,请其代为暂时收藏。直到1873年,一个与中国做贸易(在汉口买茶叶)的西伯利亚城大商人A.Rodionov,以获得政府的一枚勋章为条件,付钱购买了斯卡奇科夫的中文藏书,并捐赠给莫斯科Runjantsev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的图书馆就是列宁图书的前身,1990年改名为俄罗斯国家图书馆。
斯卡奇科夫的中文藏书自此睡在图书馆的一隅,很多年都没有人去做整理编目的工作。1914年、1925年日本汉学家羽田亨博士和法国汉学家伯希和(P.pelliot)教授分别到莫斯科看过斯卡奇科夫的中文藏书,但他们都是历史学家,只注意到斯卡奇科夫收藏的历史资料,并没有注意到包括《姑妄言》在内的文学书籍。1937年,列宁格勒博物馆的汉学家V·N·Kozin接受列宁图书馆的邀请,来此整理斯卡奇科夫的收藏。不幸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整理工作只好停止。Kozin死于列宁格勒围城之时。二十多年之后,列宁图书馆邀请在东方研究所工作多年的老汉学家A·I·Melnalknis于业余时间到馆整理斯卡奇科夫收藏的旧抄本并编纂书录。1964年,当李福清教授来到列宁图书馆抄本部门浏览此处所藏中文抄本之时,Melnalknis从斯卡奇科夫收藏的抄本中取出几部文学作品,推荐给研究中国文学的李福清。李福清教授打开一个较大的纸盒子,里面放的就是二十四册的抄本小说《姑妄言》。
深谙汉学的李福清教授,自然明白这些中文抄本的重要价值。他撰写了《中国文学各种目录补遗》一文,公布了包括《姑妄言》在内的一批未见著录的中国文学作品及版本,发表在《亚非民族》杂志1966年的初刊号上。可惜,由于当时中苏关系比较紧张等种种原因,这一发现可能根本就没被中国学者看到,更谈不上引起中国学术界应有的注意。1974年,莫斯科东方文学出版社出版Melnalknis编的《斯卡奇科夫所藏中国手抄本与地图书录》,仔细记录了斯卡奇科夫收藏的抄本及手绘的地图、风俗画三百三十三种。其中著录有《姑妄言》,注明抄本是几个人抄的,有人写楷书,有人写行书;第二卷、第二十一卷有中国收藏家的图章;用的纸是“仁美和记”和“仁利和记”两个纸厂的;注明每册缺哪一页(如第八册缺第十七页和第十八页)、哪一页撕掉一块等。Melnalknis的著录非常详细,但他所编的目录却很少有人使用,苏联国内、国外的汉学家以及中国学者,也都几乎全没注意到。
在俄藏抄本《姑妄言》沉睡异域的同时,《姑妄言》残抄本在中国本土也曾一露鸿爪。1941年,上海藏书家周越然见到一部“清初素纸精抄本”残篇,仅存三回。上海优生学会据以排印出版,并标有“海内孤本”字样。这就是残刊本《姑妄言》。这是《姑妄言》首次公开出版,但书前标明“会员借观,不许出售”,流通范围极小。残刊本《姑妄言》仅有40-41回,相当于全抄本的第18回而不足。周越然所见抄本为三回,上海优生学会只刊印了两回。残抄本后来不知所终。同年,周越然《孤本小说十种》中的第六节谈《姑妄言》残抄本,这是《姑妄言》首次见于公开著录的书籍。但残刊本《姑妄言》和周越然的介绍文字都发表于孤岛时期的上海,一般人很难见到。当时的小说版本目录专家孙楷等人都没有见到,故而也未能引起学术界的注意。1984年,日本大冢秀高教授编印《中国通俗小说改订稿》,记录《姑妄言》是“?卷?回,周越然旧藏”。1987年增补时,著录的仍是周越然旧藏的“素纸精抄本,存第四十至四十二回”。1990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中国通俗小说书名提要》,据周越然《孤本小说十种》著录了上海优生学会铅印残本,但未见该书。1993年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代小说百科全书》,才介绍了残刊本的内容和居士山人序的大意。
六十年代,域外的李福清教授发现全抄本《姑妄言》,国内的学者也颇有耳闻。但因国内学者当时都无缘见到该书,《姑妄言》的真实面貌始终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之后。学者们根据自己的耳闻,对此产生一些猜测。李福清曾与孙楷第通信,提到《姑妄言》。孙楷第回信说从未见过该书,因作者署名“三韩曹去晶”,怀疑它是韩国人用中文写的作品。怀疑该书是明末清初的作品。《姑妄言》到底是怎样一部书?虽然四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就有周越然和李福清的著文介绍,但能够见到这些文章的人很少,能够见到残刊本和能够去列宁图书馆翻阅全抄本的人就更少了。1997年,法国学者陈庆浩、台湾学者王秋桂得到列宁图书馆的授权,将俄藏全抄本《姑妄言》收入他们主编的《思无邪汇宝》丛书(精装十册排印),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与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出版,全刊本《姑妄言》从此面世。[1] 

出版编辑

(咨询特价)年,上海优生学会曾以非卖品的形式限量印刷,论者周越然因不知作品的产生年代,误以为“明抄本残篇”。只是24回本的第18回。 原残本出版的有周越然写的序言,指出“《姑妄言》一书,向未见过。查清代禁书诸目,及诸家藏目,均不载是书,诚海内外孤本也”,又指出其“文字美雅,并不在《金瓶梅》之下,而一传一不传者何故乎?两书所用文字,大不相同《金瓶梅》用北方土曰,不易通晓,而《姑妄言》用普通白话,最易明白。” 周越然可能是当时的浙江藏书家,其藏书数量可观,尤爱收藏禁书。藏书楼名“言言斋”。
(咨询特价)年1月,法籍华裔汉学家陈庆浩与台湾王秋桂教授策划,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出版了《思无邪汇宝》。在第36—45 册中出版了《姑妄言》,作了比较精细的校注。执行编辑为台湾学者陈益源教授。
台湾版更珍贵的是,书前有原书手抄本的书影,得以看到原手抄本的手迹。有曹去晶的自序自评,林钝翁总评及优生学会的残本影印件。
(咨询特价)年1月,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了《姑妄言》洁本。于是,《姑妄言》 方为国内外专家、学者所周知,且进入了文学爱好者手中。
(咨询特价)年2月,内蒙古远方出版社出版了明清小说精粹,正式出版的《姑妄言》 由张文思点校。对过于淫秽之处,作了删节。
至此,文学研究者与爱好者得以一窥该书全貌。
比较台湾出版的与远方版,最重要的是台湾版对夹批全部列入,对研究有参考意义。而远方版则删除了一些淫秽描写。约130多处。对所删之处,注明了字数,但与台湾版本相比,字数几乎全部不符。原因不知。

意义介绍编辑

全刊本《姑妄言》一面世,就迅速引起有关学者的足够重视,相继发表了一些研究论著。
学者们首先对《姑妄言》的版本进行了探究。陈庆浩先生执笔的《〈姑妄言〉出版说明》,全面介绍了《姑妄言》的作者、评者(以林钝翁为主)、版本和内容。李福清先生撰写的《〈姑妄言〉小说抄本之发现》,详细报导了俄罗斯所藏全抄本的来历。这两篇文章载于台湾排印本《姑妄言》的首尾两册。王长友先生比较了残刊本和残抄本的异同,发现了残抄本有三回而残刊本只有两回的原因,即上海优生学会所印的非卖品排印小说,大多为艳情、淫秽之作如《浪史》等等,《姑妄言》残抄本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讲崔命儿淫乱丧生的故事,较为完整,第四十二回讲宦萼行善的故事且有残缺,故舍弃第四十二回不印。王长友先生认为残抄本当抄于乾隆年间,晚于抄于雍正年间的俄藏本数十年。他在比勘了俄藏本和残抄本(残抄本已遗失,但残刊本基本保持了残抄本原貌)之后,发现残抄本的删改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1)改体制。俄藏本每回四万字,一正、一附两对回目。残抄本则把原书的一回在情节转移接榫处锯解开来,把体制特异的《姑妄言》变得如常见的章回小说那样每回万把字,一对回目。(2)去附加。俄藏本带有大量批语,在批语和正文之间穿插有大量诗词、小曲、故事和笑话,残抄本则删去了所有的批语和部分的艺术穿插。(3)删情节。牵涉明末清初时事的相关情节,在残抄本中都被删去。(4)改故事。残抄本的删改人根据自己对人物、情节的好恶,对原本人物故事作了一定的修改。从版本研究的角度,王长友先生推测出《姑妄言》不传于世的原因,即“《姑妄言》既涉及明末历史,有大量违碍语,又有出格的淫秽描写,是双料禁止对象,嘉庆、道光以后当然难以存活”。
《姑妄言》作者研究也初步展开。陈益源先生因担任《思无邪汇宝》的执行编辑,在校勘《姑妄言》俄藏抄本的过程中,觉察到作者曹去晶有利用大量现成素材的习惯,遂留心加以考证。通过广泛仔细的比勘,陈益源先生发现《姑妄言》直接拿来做为写作素材的《留溪外传》、《滇游记》、《黔游记》,竟同为江苏江阴人陈鼎的著作,陈鼎曾辑《明季殉难诸大臣姓名录》五卷、《东林外传》二十四卷,而《姑妄言》也痛斥魏忠贤党人,同情东林党人(如第八回),曹去晶和陈鼎的关系值得继续探讨。另外,《姑妄言》还大量采用《峒(奚谷)纤志》、《滇行纪程》、《东还纪程》做为写作素材,《峒(奚谷)纤志》的作者陆次云曾任江阴县知县,《滇行纪程》、《东还纪程》的作者许续曾是江苏华亭人,循着这些线索爬梳典籍,可能对研究《姑妄言》的作者以及成书过程大有帮助。王长友先生在1998年天津中青年学者红学会议上所做的发言中,认为曹去晶应当是丰润曹氏家庭中的一员。因为丰润曹氏家族中,曹潜字去非,曹洁自去尘,等等,依此类推,曹去晶的真名可能也是水偏旁的某字。王长友先生在另外一篇短文中认为作者曹去晶和评者林钝翁可能本是一人。
至于长篇小说《姑妄言》的文学性质,陈庆浩、陈益源、黄卫总、何天杰等都认为是一部“集大成的艳情小说”。张俊先生在《清代小说史》中,根据《姑妄言》所反映的广阔的生活场景,把它归为世情小说中的家庭生活类作品。
《姑妄言》与时代相近的其它小说之间的比较研究,也陆续展开。如前所述,在《姑妄言》残抄本被发现的时候,居士山人就觉察到《姑妄言》与《醒世姻缘传》的布局相似而风格不同,周越然先生也觉察到《姑妄言》和《金瓶梅》的内容相近而语言风格不一。美国哈佛大学黄卫总先生也注意到《姑妄言》与《醒世姻缘传》的许多相似之处,他还发现《姑妄言》与《红楼梦》之间也有值得注意的关系,譬如两书的作者都来源于东北,都对江南生活很熟悉,故事主要发生地都是南京等等。王长友先生也认为《姑妄言》是与《红楼梦》靠得关系最直接的一部长篇小说。比如,从作者的角度来说,《姑妄言》和《红楼梦》的创作、批点、传抄,都曾在一群亲友中进行,这简直成了由北而南的曹氏家庭的风尚。从结构布局和思想内容上来看,《红楼梦》讲“假”与“真”,《姑妄言》讲“妄”与“不妄”;《红楼梦》以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隐括全书,《姑妄言》以醉卧听城隍断狱暗伏故事,《红楼梦》和《姑妄言》都对现实持强烈的批判态度,都持尊女抑男的反传统观念。
《姑妄言》在学术史上尤其是中国古代小说史上的重要地位,也有了初步的探讨。何天杰先生认为《姑妄言》的作者以因果轮回的观念来建构小说的框架,企图重建道德信仰体系,但却无力把这一思想贯彻到底,这种现象可以从对整个封建末世失望的伤感文学之潮的背景上去理解。而《儒林外史》、《红楼梦》等批判现实主义巨著,正是在这一伤感主义之潮的基础上产生的。
《姑妄言》的语言研究也有了成果。王长友先生注意到,《姑妄言》运用的语言,并不是中国古代通俗小说中常见的文白相杂的语言,而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一种是文言或文言气息颇重的书面语言,另一种是几乎可称纯粹的口语化的白话语言,这两种语言在《姑妄言》中是交互并存的。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语言,是由人物性格的叙事功能决定的。描写景物、夸饰某些事物和描写文人或有较高文化素养的人物的活动或心理、语言时,描写神仙鬼怪时,《姑妄言》运用的是文言或半文言的叙述描写,其它地方运用的则是流利准确而简洁的白话。《姑妄言》的人物语言更是多彩多姿,各具个性,比如钟情出言稳重诚挚,钱贵雅洁深沉,贾文物咬文嚼字,邬合敏捷圆滑,等等。另外,《姑妄言》大量运用谚语、古语、俗语、歇后语,使作品的语言更加简明活脱,也使运用这些语言的下层人物的性格跃然纸上。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姑妄言》的语言风格是特异的,曹去晶在语言艺术的运用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成就也是显而易见的。
对《姑妄言》中出现的艺术形式方面的研究也有起步。陈益源先生对《姑妄言》中的荤笑话进行了考察。他统计了《姑妄言》中荤笑话的数量,考察了这些荤笑话的来源,指出《姑妄言》正文笑话数量是《金瓶梅》中笑话数量的三、四倍,荤的色彩也更浓厚,很能切中“不亵不笑”和“对景发笑”的笑话原理,体现了曹去晶运用口语素材的写作技巧。荤笑话的运用和保存,也是《姑妄言》的重要价值之一。
就《姑妄言》的研究现状来说,成绩是可喜的,已经涉猎的范围比较广泛,覆盖了版本研究、作者研究、横向比较研究、纵向考察研究、语言研究、文本研究等多个领域。但总的来说数量还很有限,一些领域的研究还仅出现一篇论文。这与《姑妄言》全刊本出现较晚、阅读人数有限、研究时间较短等因素都有关系。从研究前景来看,已经开拓的领域尚需深入研究,期待着进一步的繁荣;还有广阔的研究领域等待着有志者的开辟和耕耘。关于《姑妄言》作者的研究,还仅仅处于举步的阶段;关于《姑妄言》与其它小说之间的比较研究,还远远没有全面展开;关于《姑妄言》在古代小说史上地位的研究,实际上还未真正着手;关于《姑妄言》的文本研究也还远远不够。另外,《姑妄言》中含有丰富的社会历史信息,可以为社会学、民俗学、历史经济学等相关领域的研究提供案例,这些方面的研究工作还未有人涉猎。随着《姑妄言》版本的不断增多,阅读人数的不断增加,研究领域的不断加深和拓展,《姑妄言》多方面的重要价值,一定会获得深入而广泛的探究。《姑妄言》这部几乎消失于历史浮尘之中的煌煌巨著,也一定会甩落埋地下的泥土气息,和《金瓶梅》、《红楼梦》等一度遭厄的优秀之作一样,重现耀眼的光辉。
《姑妄言》出版后,引起国内外文学界的重视与读者的注意。 在文学走向大众,而且日益丰富的题材下,性恋小说以及描写普通人的情爱与命运的题材引起广泛的注意。 《姑妄言》的出版,对于明清小说的研究以及阅读欣赏,洞察人生,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通过小说《姑妄言》可以对中国古代社会的道德伦理等做出客观的评价,对于研究清代社会的各阶层人物与社会也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何天杰在“《姑妄言》的启示”一文中指出:《姑妄言》是“古本色情小说中集大成之作”,其性描写的大胆,说明清初市井审美趣味与明末并无本质区别,也说明清初小说家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继承了晚明启蒙思想的遗产。曹去晶以因果轮回观念来建构小说情节的框架,企图重建道德信仰体系,但他无力把这一思想贯彻到底,这只能从对整个封建未世失望的伤感文学之潮的背景上去理解。
台湾陈益源教授在《〈姑妄言〉里的荤笑话》中,考证了《姑妄言》荤笑话的数量与来源,论述了《姑妄言》对荤笑话的运用与价值,他在最后说:“叙述合理巧妙且完整有趣,是《姑妄言》正文中可以独立出来的三十五则荤笑话的共通点,它们口语化和故事性强的特色,也为其他古代书面笑话所不及,而在曹去晶的灵活运用底下,对于小说人物的塑造与故事情节的铺展,发挥了不少的妙用,既反映了古代市井生活的若干俗趣,也展现出作者化丑为美的艺术手法。”
美国华裔学者黄卫总在《“情”“欲”之间———清代艳情小说初探》中认为,《姑妄言》与一般艳情小说“有所不同”,“在这样一个淫欲横流的沙漠里,作者却精心刻画出了一块小小的‘真情’绿洲。这就是瞽妓钱贵和穷书生钟情的故事。”“小说作者处处强调他们关系中情的重要意义”,“作者有意要将这样一个所谓的‘烈情’世界与书中的‘淫欲’世界相对比”。
台湾青年学者翁文信的论文《〈姑妄言〉与明清性小说中的性意识》则对《姑妄言》中的性意识问题着重作了研究。 随着我国文学出版事业的发展,还会有一些的流传于民间的优秀文化遗产被整理出版。使得文学爱好者有更广泛的阅读优秀作品的天地。

版本编辑

《姑妄言》现存有四个版本:
(一)俄藏全抄本《姑妄言》,抄于雍正年间,共二十四册。第一册先是《自序》,后为《曹去晶自评》,再后依次为《姑妄言目录》、《林钝翁总评》、《姑妄言首卷》,再以《秦淮旧迹·瞽妓遗踪》为《引文》,接下来是《姑妄言卷之一》,即第一回正文。以下每册一卷一回,共二十四卷。卷首《自序》题“雍正庚戌中之次日三韩曹去晶编于独醒园”。卷首《林钝翁总评》署名为“庚戌中后一日古营州钝翁书”。依此可知作者是曹去晶,书成于清朝雍正八年(公1730年)。全抄本避康熙讳而不避乾隆讳,应是抄于乾隆之前。
(二)上海优生学会据以排印的残抄本《姑妄言》,存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是清初素纸精写本,每半叶九行,每行二十五字。第四十二回缺首两叶。
(三)残刊本《姑妄言》(非卖品),1944年上海优生学会铅字排印。存一册,为第四十回和第四十一回。封面分三栏,右栏偏上写着双行小字“海内孤本”和大字“姑妄言”,中栏居中写着”优生学会逍遥子校”,左栏偏下写着“会员借观不许出售”。卷首有居士山人所写《邓序》和周越然所写《周序》。
(四)全刊本《姑妄言》,台湾大英百科股分有限公司1997年1月初版。共十册,收入《思无邪汇宝》丛书之中。内容主要以俄藏全抄本为主,以上海优生学会残刊本为参校。第一册卷首有《〈姑妄言〉出版说明》,并附有影印的俄藏抄本和残刊本的一些叶面。第十册以李福清先生撰写《〈姑妄言〉小说抄本之发现》做为后记。

叙事结构编辑

《姑妄言》是一部从形式到内容都非常奇特的长篇章回小说。形式上引人注目的有两点。其一,小说引文一卷,正文有二十四回,每回三、四万字,全书正文字数九十多万,加上五万左右评点的文字,将近一百万字。一般说来,中国古代章回小说回目是二十四回左右的,正文字数都不超过三十万字;正文将近一百万字的,回目都约有一百回到一百二十回之多。《姑妄言》洋洋近百万字却只有二十四回,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现象。其二,回目本身很奇特。《姑妄言》每一回的回目都有双重标题,各回除一般章回小说以一对联语为回目外,又有另外一对联语为附目,这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姑妄言》的内容也很奇特。回前《引文》的标题为《秦淮旧迹·髻妓遗踪》,介绍故事发生地点南京的地理、历史、风俗,详细叙述了明朝嘉靖以来当地盛行瞽妓的风俗及原因。从第一回到第二十四回叙说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故事错综复杂,牵涉的人物非常之多,基本上是以许多个家庭为单位,一一叙述这些家庭的来龙去脉、身世经历。内容虽然复杂,也有许多涉笔艳情、夸张怪诞之处,但整个故事脉络完整,时代背景突出,笔墨基本写实,情节新奇有趣,不失为一部皇皇巨著。
小说以梦为开头。书叙明朝万历年间,南京应天府的闲汉到听(字图说)醉卧古城隍庙,梦见城隍神判断自汉至明朝嘉靖年间十殿阎君所未能解决的历史疑案,依据情理,按照情节发展,将一些历史人物各判转世接受报应。其中董贤、曹植、甄氏、武三思、上官婉儿、杨太真、赵普、严世蕃等,转世生在普通平民家庭;李林甫转世为阮大铖,秦桧转世为马士英,明成祖永乐转世为李自成,忠于建文皇帝而被永乐杀害的诸大臣转世为史可法等明末忠臣。这时又有一白氏女子和四个男子的未了情案,也判他们各自转世再结情缘。书中主线就是这转世而来的一女四男的纠葛故事,其中瞽妓钱贵尚情重义,书生钟情忠孝侠义俱全,三个纨绔子弟宦萼、贾文物、童自大最终改邪归正。故事主线围绕着钟情、宦萼、贾文物、童自大这四个家庭展开。书中副线是那一干转世而来的忠奸人物,围绕着他们转世之后的家庭的遭际,依次显现明朝末年魏忠贤专权被杀、李自成造反入京、崇祯帝煤山自尽、弘光帝南京继位、马士英阮大铖把持朝政迅即败亡、满清朝廷入主中原等历史背景,最后以钟情缅怀故国抛妻别子入山甘做遗民的凄婉情绪为全书的终结。
《姑妄言》的结构更是独具风格。书中独特的时间安排,在中国古代小说史独树一帜,值得注意。书中的时间安排初看颇显凌乱,其时间安排似乎出现了大面积的错位现象。其实,这是一种独特的错落有致的时空安排,是将史书中编年体形式和纪传体形式揉和在一起产生的结果。书中主线人物(钟情、钱贵、宦萼、贾文物、童自大)的故事,基本上按照编年体的形式展开。这是与绝大多数中国古代小说相一致的。因为深受史书文化的影响,中国古代小说从一开始(也可以说自始至终)都遵循着编年体的形式。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到《红楼梦》,大致都有清晰的故事纪年可循。《姑妄言》中的主线故事也有清晰的故事纪年可循,但其副线故事的时间安排却如天马行空,随事生发,错综复杂。这是因为,书中副线人物(二级主要人物)的故事,是按照纪传体的形式展开的,往往将一个人物的主要故事集中起来叙述完毕,再回头叙述另外一个人物的主要故事,这其间故事时间就出现了超前和滞后的现象。其实这种时间安排并不是作者的独创,也不是作者无力把握作品结构而出现的瑕疵,而是吸收了史书中纪传体形式的结果。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这种独特的结构和时间安排,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创新和尝试,读来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价值编辑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姑妄言》残缺的一小部分刚刚浮出历史的地表,它的艺术风格和重要价值就使有幸阅读的学者大为惊叹。居士山人接到友人送来的《姑妄言》三回残抄本,情不自禁挑灯夜读,认为“虽残篇剩简,犹醇醇有味”。他感到残存的《姑妄言》布局与《醒世姻缘传》有些相似,却没有《醒世姻缘传》的酸腐之气;《姑妄言》的叙事笔调象袁中朗的文风一样轻灵简洁,其中穿插的一些小词,也清新可诵。只是由于残存的《姑妄言》无头无尾,无法得知作者的情况,让居士山人发出深沉的浩叹。周越然也认为《姑妄言》文字的美雅,并不在《金瓶梅》之下,而且《金瓶梅》用北方土白,不易通晓,《姑妄言》用普通白话,更易明白。周越然还认为《姑妄言》的文笔和字数都不在《金瓶梅》之下,但两书的命运却大不相同,《金瓶梅》流传颇广、多受推崇,《姑妄言》却是素无著录、寂默无闻。这是中国古代小说史上令人遗憾的一桩事情。
《姑妄言》的价值是多方面的。首先,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姑妄言》具有较大的研究和利用价值。从《姑妄言》与其它小说的关系来说,依据成书于雍正六年的《姑妄言》,可以考证其它小说的成书年代。书中涉及大量早先或同时的小说。除《水浒传》、《三国演义》、《金瓶梅》、《西游记》、《封神演义》等书外,还有《如意君传》、《后西游记》、《灯草和尚》、《锋剑春秋》等。《锋剑春秋》现存最早的是同治年间的版本,因此一般把它看作是乾隆以后的作品。有了《姑妄言》的记录,就可知《锋剑春秋》最迟在雍正年间就已经出现了。从中国古代小说史的发展脉络来看,《姑妄言》的地位也值得注意。一般来说,从《金瓶梅》、《醒世姻缘传》、《林兰香》到《红楼梦》、《歧路灯》等,中国古代世情小说的发展趋势是由俗而雅,而成书年代与《红楼梦》相近的《姑妄言》,却逆历史潮流而行,似乎又表现出向《金瓶梅》“俗”的艺术风格回归。这种倾向是《姑妄言》特有的呢,还是古代小说史上犹自涌动着一股我们尚不十分了解的暗流?这些课题都值得进一步做深入的探究。从艺术形式上说,《姑妄言》还保留了中国古代小说在体制方面勇于尝试的特例。
其次,《姑妄言》在中国古代文化史上也具有重要地位。书中正文及批语中提到或引用很多善书、戏剧、小说、鼓子词、唱本、宝卷、吴歌等艺术作品,为我们研究当时的文化艺术形态提供了难得的鲜活的标本。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书中保留了大量笑话、谚语、古语、俗语、歇后语等俗文化形态,为明末清初的俗文化研究保留了新鲜生动的史料。
另外,《姑妄言》还可以为其它相关学科提供研究素材。《姑妄言》中保存了丰富的社会史料,既有对当时人们生活情态、风俗制度的生动描述,还有对当时经济生活、社会生活等相对忠实的记载。不但可以从中复制明末清初以南京为中心的江南社会生活。还可以对历史经济学、民俗学等相关学科提供有益的帮助。
作为继《金瓶梅》之后的又一部记录大量艳情内容的世情小说,《姑妄言》还反映了当时的复杂多样的性风俗和性心理,保存了一些房中理论,记录了许多具体例证,为当前方兴未艾的性文化研究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性描写评议编辑

《思无邪汇宝》收录的《姑妄言》出版说明认为,《姑妄言》“可视为古本色情小说中集大成之作”,“实可称为真正性文学长篇”。笔者不同意将中国古代的艳情小说等同于色情小说,并将《姑妄言》划入色情小说的范畴,但赞赏《姑妄言》是中国古代小说性描写的集大成之作的看法。
《姑妄言》的性描写确令人瞠目结舌。首先,在篇幅上,二十四回大书不涉及性描写的寥寥可数,正文九十万言,性描写约占五分之一。在这一点上,它是步《肉蒲团》、《绣榻野史》等后尘,《金瓶梅》及其诸续书皆望尘莫及。
其次,诚如《出版说明》所指出的,“所写者有一女多男,一男多女及男女混交、乱伦、男女同性 恋,人兽杂交如人狗交、人驴交、人猴交等。写采战法则有采阴补阳,采阳补阴,因采人反被采而死,仙狐采人阳精反失丹、写春宫图册、**如揭被香、金枪不倒、紫金丹、如意丹等。缅铃、白绫带子及角先生等淫具亦时常出现。古代色情小说中之种种套数,种种工具,均出现在此小说中,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如意君传》、《绣榻野史》、《金瓶梅》、《痴婆子》、《肉蒲团》等小说的影响。”
再次,作者“借淫说法”,笔力贯注于种种骇人听闻的“淫报”,这在愚夫愚妇笃信因果报应的封建社会也确可起到醒世警人的作用。但是,《姑妄言》在性描写方面的以上特点,只是表明其沿着《金瓶梅》和《肉蒲团》的创作路子而后来居上而已,尚未能显示其创新的风貌。在笔者看来,连篇累牍的性描写,乃是《姑妄言》揭露和抨击晚明(清初)的丑恶世情和人性的阴景面的一种手段。小说中有不少性描写对于揭露和抨击丑恶世情和人性的阴景面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此其一。其二,在性描写的层次上,《姑妄言》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小说中虽仍有大量的各种性交动作、形式和过程的描写,但已有相当精彩的性压抑、性幻想和性心理的分析和刻画,借此揭示了淫妇们变态性生活的社会、生理、道德等原因。这才是《姑妄言》在性描写上的新成就和新特点。
作者认为“枕席上之事”,就正常的夫妇而言,乃“妇人常情,不足为责”。因此,《姑妄言》中凡作者所歌颂的正面人物,如钟情与妻妾钱贵、代目,即使是新婚之夜,对他们的“枕席之事”,亦采用略写,绝不作渲染。而对他所痛恨、鞭挞的人物,诸如魏跺贤、马士英,阮大铖、姚华胄和姚泽民等乱臣贼子,聂变豹、易于仁等恶霸劣绅,宦萼、贾文物、铁化等世家子弟,童自大等财主富商,竹思宽、人屠户等赌棍蔑片,游系、卜通等儒门败类,以及他们的妻妾子女以至丫环仆妇,则必大肆渲染其性生活的糜烂、淫乱和变态,甚至详尽地描绘淫妇之与狗、驴和猴嬉戏和交媾,奸男之舔阴等不堪入目的情节关目;同时作者也必定要写出其淫乱、恋态而遭恶报而不知好死的结局。事实上,上述这些人物形象,不止人性泥灭,道德沦丧,胡作非为,其“枕席之事”,也确实是腐配不堪,无耻之极。小说如此夸张地渲染,恣意暴露,也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只不过犯了自然主义的毛病而已。
晚明淫乱成风,道德沦丧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这就是《姑妄言》差不多回回写到性,人人难免淫,奇淫之事层出不穷、匪夷所思的社会原因。小说中有不少奸男淫妇,由于环境(大到社会,小到家庭)的影响,尤其是父母的失教,甚至做出坏榜样,他们从幼年、少年时代起已走上了淫乱的邪路。第四回写十三岁的昌氏,与邻家小厮的调戏;第十八回写贾文物十三岁时奸淫丫头含香;第十四回写多银主动勾引卖花小子、摇鼓儿卖线的和讨饭花子与她淫乱,都是比较典型的例子。而第六回细致描写的私塾中七个男学生引诱和朋奸女学生阴姑娘,更是惊心动魄。这类描写是《姑妄言》的创新,值得另眼相看。
林钝翁在回评中一再指出,“书中淫妇人不少”;“一部书偷汉之妇人不少”;“此一部书偷汉之妇人不少”、“此一部大书中,妇女贞烈贤淑者少,淫滥泼悍者多”。大写特写淫妇之偷汉和淫滥,无疑是《姑妄言》在性描写方面的一大特色。但难能可贵的是,小说通过众多淫妇之偷汉过程的描叙,对偷汉淫妇如此之多的原因作了认真的分析,不仅触及到了不合理的封建婚姻制度,也唯妙唯肖地刻画了淫妇们的性幻想、性恋态和性心理。综观全书的淫妇及其偷汉故事,不外有这样几个原因:
一、她们原以卖淫为生,如“半开门”、“零碎嫁”的昌氏、郝氏。
二、她们原是良家妇女,或受恶少匪人之诱惑,或受淫滥丈夫的影响,走上了贪淫之路,如阴姑娘、宦萼之妻铁氏、贾文物之妻富氏。
三、由于不合理的婚姻制度(或讲究门当户对,或看中对方的钱财地位等),出现了小丈夫娶大媳妇,如铁氏之嫁贾文物;丈夫是天阉,如嬴氏之夫邬合;丈夫阳痿,如嬴阳;丈夫是白痴,如牛氏之夫马台。诸如此类的夫妻,妇女因正常的性生活得不到满足,发展到偷汉以至淫滥,在《姑妄言》中占了极大的分量。
四、世家大族的丫环仆妇几乎都是淫娃荡妇,她们或与小厮通奸,或与主人勾搭,或助主母偷汉,甚至同性淫恋,这以阮大铖和姚华胄两家最为突出。这种现象当然与丑恶的世风和家风息息相关,但从这种被扭曲了的现象中,读者也不难窥见晚明(清初)女奴们的被压迫、被奴役的非人生活,以及奴婢制度对正常人性和人欲的压仰。
五、还有一些原本是恪守闺训的妇人,或因丈夫的狂嫖滥赌,由不满而反抗而报复,终于变成了偷汉的淫妇。请听第五回桂氏准备私通马夫盛旺时的自白:“男人没良心恋着后娘、庶母,弃了我,我怕的是甚么,也落得快乐!”
由于作者对妇人之淫及其偷汉,有着理性认识的指导,他不厌其烦地描写众多淫妇偷汉而终获恶报的种种怪奇故事,为的是揭露和抨击污浊世风和丑恶人性,“借淫说法”,以警醒淫妇奸男改邪归正,过一种正常安定的夫妻生活。正由于此,作者在描写淫妇偷汉的秽事时,特别重视对妇女性变态和性心理的刻画。前文所述七个男生诱奸一个女生的淫亵故事中,作者对阴姑娘的性心理就有合乎情理和生理的描写。又如第八回写阮最之妻郏氏这个宦家女,从“端庄”到“骚淫”的心理变化过程,也异常真实、生动。第十一回写嫁了小呆子马台的香姑的性幻想和性心理,不仅精彩,且令人捧腹。诸如此类对特定情境中的男女的性幻想、性心理和性变态所作的细腻描写,对写活一个具有正常人欲而性格复杂的人物,其作用是不言而喻的。这类性幻想和性心理的成功描写,在《金瓶梅》及其诸续书和《肉蒲团》中是难以见到的。另外,第十五回,作者为了揭露姚华胄和姚泽民父子之不堪,小说不止“写和尚道士宣淫于姚宅”,还“力写众妇人不堪处”,其中“写裘氏同众妾叫仆妇们说白话(指奇异之淫秽故事),长舌妇讲笑话(有关淫秽的故事),见得一伙淫妇相聚无聊之极”(回前评语),这也反映了淫妇们的性幻想和性心理,可谓别具一格。另外,小说中还有“借淫”揭露司法黑暗的关目,第七回极写阴氏在狱中受尽狱卒色痨和钱癖的轮奸,就是突出的事例。
古人描写性很容易滑向色情的渲染,作者难免有津津乐道性描写之嫌。这是明清小说的通病,《姑妄言》亦不例外。毋庸讳言,《姑妄言》中确有不少与情节、人物并无必然的色情描写。第十二回极写水氏与众轿夫的乱淫,第十四回渲染“杂种牛宅”的群媾,以及阴阳人奇姐的因淫而死,就是赤裸裸的色情描写。《姑妄言》中还有不少满足于性动作、性姿态等低层次的性描写。至于详细描写火氏之“同狗取乐”,卜氏之与大黑狗交媾,卜氏之与驴交而死,容氏之与猴交并生子;还有一而再,再而三地介绍采阴补阳和采阳补阴,以及童自大和狐狸精之采战;为数相当多的诗词曲对男阳和女阴所作的形象比喻和夸张描绘,更纯属低级趣味的表示。凡此种种,无疑都是《姑妄言》中的糟粕。
--本节原载《明清小说研究》杂志2002年第3期 作者:王永健

故事梗概编辑

明朝万历年间,南京应天府有一闲汉,姓到名听,字图说。他上无父母,中鲜弟兄,终日唯以听新闻、说白话为事。一日,醉卧在古城隍庙侧殿泥马脚下,三更醒来,似梦非梦之间,见大殿上灯烛辉煌,居中一位衮冕王者正在审案。判决自汉至明十殿阎君所未能解决的历史疑案,按其情罪轻重,各判再世为各色人等以受报应。
汉哀帝断袖之宠的董贤,以其冶容眩色,献媚君王,致使昏君禅位,判定有罪;曹植与甄妃一段爱情故事,以传世之作《洛神赋》为罪证,判有罪;唐宫淫乱,武后、张昌宗、上官婉儿、武三思、韦后、杨玉环、杨国忠等都有罪,连拍马屁赞了一句“莲花似六郎”的内史杨再思也获罪,且再世重罚为天阉以报。此外赵普、秦桧、严嵩父子、赵文华等也各一一判讫。最后判明白氏女白金重与富家子黄金色及三个好色才子的情缘纠葛。到听伏在阶下,看了个一清二楚。次日出庙,对人备述夜间所闻,人皆不信其实,引为奇谈。
应天府上县有一乐户姓钱,妻郝氏,只生一女名叫钱贵。年方十岁时,就已丰姿绰约,十分美丽,不想染上疫病,瞎了双眼。十三岁上,郝氏见女儿已长成,出落得天仙一般,就想要她接客挣钱,做瞽妓行当。郝氏有个姘夫名叫竹思宽,混名“赛敖曹”,郝氏好淫,爱他如性命,就托他为女儿招揽一个好主顾。城内有个富户,名叫铁化,开毡货店,家富数万,从小顽劣,长大好色喜赌。妻火氏,有五、七分姿色,风骚淫荡,性欲甚强。铁化对她日久生厌,整日在外面非嫖即赌,把她丢在家中守活寡。火氏就与淫妇昌氏、赌场老板“人屠户”叔侄搅在一起淫戏作乐。竹思宽把铁化引去嫖钱贵。铁化见钱女美貌,又备酒菜又送首饰,再花二百两银子梳拢了钱贵。钱贵破身后,开始了青楼卖笑的生涯,但她不愿随波逐流,总想跳出火炕,嫁一良人,终身有托。日久,铁化嫌她不解风情,渐渐淡了,不再上门去。钱贵央父母买了一个丫环,名叫仙桃,是童百万家中打发出来的。仙桃出身良家,知书达理,性格温和,长相美貌。其父名叫戴迁,赌完家产,卖了女儿,去北京投奔叔父戴良,立誓改邪归正不再去赌。钱女待仙桃情如姐妹,二人推心置腹,十分相契。因自己盲了双目,为她改名为代目。
富户童百万,是南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名叫童自大。娶妻铁氏,乃铁化之妹,体肥胖,貌丑陋,凶悍善妒,童自大十分怕她。只因丫环见童自大一付蠢相,对他笑了一笑,铁氏疑为有奸,把丈夫一顿好打,把丫环立时卖出,归了钱贵。童自大虽是个大财主,守着这样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妻子,整天提心吊胆。幸而铁氏偷看了他私藏的春宫秘戏图册,倒并不发怒,反而十分欢喜。童自大只好在床笫之间极 >力讨好奉承她。铁氏尝了甜头,也宽容他偶尔染指两个丫环。后来,童自大遇到一个和尚,学得采补阴阳之术,把一个惯于采阳补阴的妖女崔命儿采阴而亡。一得道狐仙欲采他的阳,却反被他采去丹头,狐失道行,童自大得了长寿。
书生钟情字丽生,世代业儒,自幼熟读经书。兄钟悛,从小不肖,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父母死后,抛弃了年仅十岁的幼弟,私吞了全部家产,与妻子鄂氏迁往他乡。钟情由外祖咸德收养长大。有同窗好友梅生,家道小康,时常周济他。春日,钟情随梅生去访秦淮瞽妓,得遇钱贵。二人系宿世缘分,一见倾心。经梅生从中帮助,双双定情,初谐鱼水之欢,并订下白首之约。
宦公子名萼,父宦实在京为官,是魏忠贤的干儿子。家中钱可欺人,势能压众。但他却是个呆子,不通人事,幸而奶娘司富言传身教,才使呆公子豁然贯通。娶妻侯氏,貌丑性泼,河东狮吼,威力无比,吓得呆子不敢待在家里,平日依赖篾片邬合帮闲,成天在外鬼混。邬合是一个无用的天阉,偏又娶一个贪淫的老婆嬴氏。妻子与和尚通奸,邬合也无法管她,家中淫乱不堪。岳父嬴阳是个戏旦,靠着妻子阴氏的床上绝技讨好奸贼阮大铖,在奸党门下走动。岳母阴氏人称“满床飞”,是个奇淫之妇,惯于偷汉。
贾进士名文物,乃翰林之子。其呆其蠢与童、宦二呆相伯仲,腹中空空,全无点墨,但满口之乎者也假斯文。娶了富户部女儿富小姐,岳家做官有几十万家财。他的举人、进士都是丈人花钱买来的,居然也成进士门第。富小姐也是一个淫悍之妇,骄横暴戾,降伏了贾呆子,要打要骂随心所欲。成亲时,她已二十多岁,贾呆子只有十三岁,身子单弱,因此夫妻鱼水上甚不称富氏之心。十年后,妇人三十五、六岁,正当虎狼之年,幸而贾文物自有仙助,得了道士峨嵋山人的**,满足了妻子的淫欲,家中才得安宁。
这童财主、宦公子和贾进士三个活宝,臭味相投。在帮闲邬合的极力撮合之下,汇在一起结成酒肉之交,吃喝玩乐,丑态百出。闻说瞽妓美貌,结伴前去嫖钱贵,却被她狠狠讥讽了一番,讨了个没趣。钱贵与钟生订约之后守身如玉,一心只在钟郎身上。钟情那年考罢归来,去探望钱贵,二人并坐欢语,十分款洽。恰逢三呆子再次来纠缠钱贵,见状大怒,喝令家奴大打出手,郝氏、代目躲避不迭。又把钟生、钱女拿住,要带回府去吊打一顿。正在危急之际,京中宦实老爷差人送来急件 “钉封家书”。宦公子拆开一看,面如土色。信上写道:“天启已崩,崇祯登极,魏公大事已坏,发配凤阳,途中自缢,又遭磔尸问罪。当今正要访拿党羽,严加惩办。尔等在家务必十分收敛,以保身家性命云云。”贾、童二人接过看了,吓得屁滚尿流。三呆一团恶兴登时化为冰雪,带领家奴,撇下钟生、钱女,一哄而散。
是年,钟生中举,娶了钱贵为妻,纳代目为妾。夫妻去古城隍庙烧香还愿。城隍神托梦告之二人前世情缘之由,赐今世生两个儿子,白头偕老。又赐还钱贵双眸,登时复明。次年钟生进京会试,途中救了恶兄遗孀鄂氏母子。进京中了进士,殿试二甲,选庶吉士刑部观政,升浙江司员外。时宦实因附逆党已陷入死囚狱内。钟生为官清正,认为宦实虽曾攀附魏逆,但无杀人害人之实事,且其罪均在大赦之前,罪不致死,遂上疏力争,救了宦实的性命,定了个“削去官职,追还父祖封诰及儿子恩荫”,放回家乡。宦萼到此才对钟情羞愧万分。后钟生触犯龙颜,被削职返乡。路上巧遇代目之父,得以团聚。
童、宦、贾三呆及铁、侯、富三氏,同梦城隍神阐释前世孽缘,方知三氏乃一狐、一猴、一虎转世。于是三家立志改过从善,三女被抽去妒筋,换去恶肠,自此改心做人。童自大舍粮救灾民;宦萼避色如仇,济贫助困;贾文物捐财杀贼,护了城池。三家积了阴德均获善报,子孙昌盛。钟生回乡后,不计前嫌,收养兄之子小狗子,视为己出。亲生二子也接续香烟,与妻妾均寿享遐龄,子孙连绵。[2] 
热门商品